Back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BODA

NewsBeijing Olympic City Development Forum > News

教育的必然选择??谈奥林匹克博物馆在青少年教育中的作用

张云燕

北京奥运博物馆

摘要:世界各国奥林匹克博物馆开展的教育活动,在帮助社会公众特别是青少年了解奥林匹克知识、认同奥林匹克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方面,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北京2008奥运会后,我国相继建立的奥林匹克主题博物馆在借鉴国外博物馆教育活动成功经验的同时,自身也进行了许多有益的探索。通过分析、梳理这些博物馆的教育方式和思路,阐明博物馆在奥林匹克教育特别是青少年教育中的贡献,为我国博物馆更好地开展奥林匹克教育提出建议。

教育是奥林匹克运动的核心价值。《奥林匹克宪章》开宗明义即指出:“奥林匹克主义把体育运动与文化和教育相融合, 谋求创造一种以奋斗为乐、发挥良好榜样的教育作用并尊重基本公德原则为基础的生活方式。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历史也是奥林匹克知识和精神普及推广的历史。随着对教育工作的日益重视,国际奥委会要求奥运会主办城市在申办报告中承诺,奥运会周期内必须在主办城市普及奥运知识、弘扬奥运精神、开展奥林匹克教育。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 各主办国家及城市在其奥运周期内围绕奥运会有计划、有组织实施的教育活动,收获了丰硕的成果,留下了大量宝贵的奥林匹克教育遗产。然而随着奥运会的闭幕,奥林匹克教育活动也就失去了载体。如何在“后奥运时期”保持奥林匹克教育的连贯性,如何使奥林匹克主义真正成为一种被青年接受的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这是国际奥委会和奥运会主办方所面临的共同课题。在寻求答案的过程中,奥林匹克博物馆便应运而生了。

教育是博物馆的天性。现代奥林匹克博物馆的历史几乎与奥运会同步。圣路易斯在1904年奥运会后,即建立了一所纪念性质的博物馆。1915年,国际奥委会在一个叫卡西诺•德•蒙特巴南的雅典城邦建立了临时陈列室。到北京奥运会之前,世界上已经建成了几十所奥林匹克博物馆,它们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与国际奥林匹克运动有着深厚渊源,为保存奥林匹克历史、传播奥林匹克精神而建立的,如瑞士洛桑奥林匹克博物馆和希腊萨洛尼卡奥林匹克博物馆;一类是在曾经主办过奥运会的国家或城市建立,纪念该届奥运会、继承和管理奥运遗产的,如荷兰阿姆斯特丹奥运体验馆、芬兰赫尔辛基奥林匹克博物馆、韩国首尔奥林匹克纪念馆等,目前世界上的奥林匹克博物馆大多可以归为此类。这些博物馆虽然开放时间先后不一,展览面积、藏品数量也差别甚大,但都以教育公众特别是青少年为主要工作目标,积极开展了丰富多彩、卓有成效的奥林匹克教育活动,为社会公众特别是青少年了解奥林匹克知识、认同奥林匹克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将国外奥林匹克博物馆教育活动的经验进行分析和梳理,对我国在“后奥运时期”的奥林匹克教育工作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一、国外奥林匹克博物馆教育活动的经验

(一)奥林匹克博物馆是奥运实物与资料的主要收藏所

丰富的馆藏是奥林匹克博物馆开展教育活动的基础。各馆的收藏一部分来自于当届奥运会组委会的移交,一部分来自于运动员、工作人员和热心公众的慷慨捐赠,此外,博物馆还通过工作人员的辛勤努力,尽可能地收集与本国乃至世界奥林匹克运动有关的各项物品、文献、音像制品等。属于国际奥委会的洛桑奥林匹克博物馆在收集藏品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每当有奥林匹克竞赛举办过后,运动员都会受到鼓励向其捐赠运动器械,当届组委会负责把当初专为竞赛制造的体育用品移交给国际奥委会。这样,博物馆逐渐成为展示奥林匹克成就及创造性的天然陈列馆” 。博物馆的地下部分包括了录像厅、图书馆和负责保存国际奥委会历史档案的奥林匹克研究中心,拥有1.8万多种著作和杂志、记录奥林匹克运动史的1750 多个小时的电影资料和40多万张照片 。芬兰奥林匹克博物馆收藏有约3万件藏品和20万张图片。塞拉热窝奥林匹克博物馆除实物藏品外,还保存着第十四届冬季奥运会的档案和有关奥运会及博物馆本身活动的文件,和一个收藏了大量书刊、录像带和幻灯片的图书室,其中仅幻灯片就超过了一万张 。通过博物馆的收藏,这些珍贵的实物和信息得以存续,并经由博物馆的开放被社会公众所分享和利用。

(二)举办展览是奥林匹克博物馆开展教育活动的主要手段

依托自身丰富的藏品,不断推出经过精心设计的各项展览是奥林匹克博物馆进行社会教育的主要方式。如希腊萨洛尼卡奥林匹克博物馆在其展览政策中所声明的那样,“每一个展览都是一项有针对性的教育计划”。该馆拥有一个名为“奥运会”的长期展览,依托希腊深厚的奥林匹克文化积淀,向观众介绍古代奥运和现代奥运的历史。此外,博物馆还展出着《体育与科学》、《残奥会》和《奖牌与火炬》三个专题展览。这些展览都有其各自的教育目标,例如《残奥会》展览即意图通过介绍国际残奥委会机构、残奥会项目的规则和体育器材,以及希腊取得优异成绩的残疾人运动员,向希腊民众介绍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及其组织、唤起民众帮助残疾人、服务残疾人的行动,同时通过有针对性的教育活动,使少年儿童了解“训练”、“为比赛做准备”的含义,培养他们的拼搏意识和自律能力。

体育是奥林匹克的第一要素。现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曾热情地讴歌体育的作用,“体育运动强化他们(青年)的身体与精神,教会他们遵守规则, 尊重对手, 帮助他们融入社会,培养他们的社交技能。体育运动给他们以个性、欢乐和自豪。体育运动改善他们的健康 。”体育运动也是奥林匹克博物馆的生命力所在。以著名运动员使用过的体育器材和日常用品为展示对象,比文字或单纯的图像资料有更强烈的感染力。运动员不断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拼搏精神和坚强意志,鼓励着青少年锻炼强健体魄,培养奋发向上、自我超越的人生理念。除了有关奥林匹克运动会知识与历史的展览之外,奥林匹克博物馆都不约而同地积极组织各种运动项目的专题展览,追溯其发展历史,介绍项目规则,以唤起观众对体育的兴趣和热情。前文提到的萨洛尼卡奥林匹克博物馆就曾先后组织过与希腊历史密切相关的《航海运动展——皮划艇》、有关足球项目的《希腊和国际足球的历史》和以田径为主题的《各就各位》等展览。

奥林匹克博物馆的运动特质还使得它们在展览中更多地运用了富于活力和动感的展览形式。阿姆斯特丹的“奥运体验”博物馆中为孩子们设置了许多动手项目,例如小观众可以骑上一辆位置固定的自行车,测试自己在1分钟内能行进多远的距离。首尔奥林匹克纪念馆在地下一层设置体育体验馆,观众可以通过电脑进行举重、足球、跆拳道等运动的体验。馆内还配备有设施尖端、可容纳100人的模型影象馆,设有70MM的大型屏幕,参观者可以在那里观看关于奥运会的冒险电影。现代声、光、电等多种高科技展览手段的运用,使观众不仅能眼看、耳听,还可以动手触摸、试验操作,享受到体育运动为人身心带来的快乐。

(三)作为仪式性空间的博物馆与奥林匹克精神教育

奥林匹克教育中还有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那就是和平、友谊、奋斗、团结、相互了解和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以及“美与尊严”的体育价值。与体育运动的活泼生动相比,奥林匹克精神偏于抽象,不易被青少年所理解和接受。事实上,从古希腊时期一直到现代奥运会中,奥林匹克的精神和价值除了通过体育竞赛传达外,也通过奥林匹克的仪式来表现。火炬传递仪式表达了人们对于和平的真诚祈愿。奥运会隆重的开幕式给人以庄严肃穆的神圣气氛,高水平的文艺表演营造出一片团结、友谊、和平与进步的欢乐景象。运动员和裁判员的宣誓贯彻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颁奖仪式是对奋斗精神的褒扬。仪式对人的教育作用是巨大的。一则关于海淀区洋坊店小学开展奥林匹克教育、举办校园奥运会的记述生动地展现了奥林匹克仪式的精神感召力:
“(2002 年5 月10 日)上午9 时, 第一届羊坊店模拟古代五项奥运会开幕。各班代表着不同的国家,穿着代表国的民族服装,孩子们的脸上洋溢着自信和快乐神情步入会场。各国代表团在主席台前还表演了学生们自创的节目,学生们用不同的语言模仿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演绎了一场多元文化奥林匹克大家庭团聚的盛宴。……一位奥运小天使,穿着洁白长袍和一双白色天使翅膀,头戴橄榄枝花冠,手持奥运圣火伴随着奥运颂歌,缓缓向在场的人们跑来,在奥运小天使点燃火炬的瞬间全场一片寂静,在场的人们热泪盈眶,被这一瞬间震撼,这是奥林匹克神圣、美丽、尊严和浪漫的瞬间 。”

“以艺术展示的场域而言,博物馆可说是一个最明显保有‘仪式性’的空间 。”一件物品被博物馆收藏以后,会发生一连串去功能性、去时间性的变化,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物的博物馆化过程。去功能性是指物一旦作为博物馆藏品,即脱离了原本的使用环境,被博物馆赋予了新的象征性意义;去时间性则是说,博物馆的收藏可以帮助人们抗拒时间无法重来的性质,消解由开始至结束、由出生到死亡的不可逆转的进程。仪式行为是具有时间性的,不可能反复发生。而作为博物馆藏品的奥运仪式用具,却能将观众拉入时间的循环,在心理上认知仪式的氛围。例如一条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志愿者所系的祥云丝巾,作为藏品进入博物馆后,就不再具有丝巾的使用功能,而是一件曾经的奥运会仪式用品,在博物馆适当的引导下,便能唤起观众对于美轮美奂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记忆,使他们联想起那届奥运历史上参赛国家最多的运动员入场式,再一次感受到热烈、和谐、团结、友谊的奥林匹克精神。

博物馆在建筑和空间设计上也都十分注重与奥林匹克精神的契合性。位于洛桑奥林匹克博物馆建筑即是对“尊严、神圣、美丽、浪漫”的极好诠释。“博物馆正面镶嵌着由希腊政府赠送的萨索斯白色大理石,给这座甚具古典风格的现代建筑注入了永久的奥林匹克主题。……经过公园,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个硕大的圣坛,奥林匹克圣火就在这里熊熊燃烧。要想进入馆内,还须经过一条通道,通道两旁六根立柱一字排开,走在其中,你仿佛进入了戏剧世界,又仿佛重新回到古代奥林匹克比赛的会场。”正是在这种精心营造的仪式性空间之中,“我们强烈地感受到体育运动之庄严、之伟大,并从中受到教育” 。

对于许多选址在当时的奥林匹克中心区或主要场馆之内的博物馆,奥运仪式性的氛围便天然地融入了她们的血脉当中。芬兰体育博物馆位于赫尔辛基奥林匹克体育场的中心;阿姆斯特丹奥林匹克体育场是1928年奥运会的主要场馆,也是荷兰硕果仅存的“阿姆斯特丹学院派”风格建筑,2005年正式开放的“奥运体验馆”在此安家;首尔奥林匹克纪念馆建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场馆区——今天的奥林匹克公园里;巴塞罗那奥林匹克博物馆的馆址则在1992年奥运会主会场的入口旁,这座体育场始建于1929年,也是1936年“人民奥运会”的主会场,承载着世界人民爱好和平、反对歧视和侵略的宝贵精神。

(四)奥林匹克博物馆设计的校外教育活动

博物馆不仅拥有大量的馆藏品,也配备了专门从事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的人员。世界上已开放的奥林匹克博物馆无不在青少年教育方面倾注了大量精力和热情,制定出各自针对青少年的完整的教育计划。洛桑奥林匹克博物馆提出的青少年教育目标是:通过体育活动把奥林匹克价值观念植入人们的生活;用互动的方式开发探索奥林匹克博物馆的展览和藏品;鼓励青年对奥林匹克理念的新认识。为实现这些目标,博物馆除积极推出各种展览外,还设计了包括导览讲解、举办讲习班、开放利用文献资源、组织讨论会、定期对教师进行培训等多种教育方式。塞拉热窝奥林匹克博物馆组织关于“艺术与体育运动讲座”,圆桌活动包括很多内容:报告与放映幻灯、座谈会、讨论会、评论出刊、放映影片和录像。这些活动主要吸引了青年,即中学生和大学生 。许多国外的奥林匹克博物馆还利用本馆资源为教师编制教育计划和方案,并整合成“教师信息包”、“教育工具箱”、“工作笔记”等文件供教师取用或下载。

二、我国的奥林匹克博物馆与青少年教育

北京奥运会筹备期间开展的教育活动是奥林匹克史上规模最大、受惠人数最多的。北京奥组委与中国教育部合作,发放了多种版本的《奥林匹克知识读本》,在全国范围内命名了556所奥林匹克教育示范学校,北京市210所中小学与世界205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小学开展了“同心结”活动。北京奥组委与中国政府“所开展实施的强有力的文化教育计划,成为北京2008奥运会所留下的最为丰厚的遗产之一”,“使得中国40万所学校的4亿青少年能够学习奥林匹克历史及其价值” 。

虽然我国前期的奥林匹克教育活动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依旧存在如书本教育比重过大、与之相配合的文化体育活动偏少;狭义地理解体育运动,对奥林匹克精神和价值观念宣传不够;奥林匹克教育未能在中小城市和乡村真正普及等问题 。随着北京2008奥运会的顺利闭幕,奥林匹克教育活动也就失去了载体。如何应对奥运前后奥林匹克教育环境的巨大落差,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进一步把奥林匹克教育推向深入,避免采取单一的知识讲授方式,使奥林匹克教育不局限于书本上、校园里,而是融入公众特别是青少年的生活,是我们所面临的长期课题。北京奥运会后,我国建立了多家奥林匹克博物馆,在这些方面进行了积极有益的探索。

(一)我国奥林匹克博物馆开展的青少年教育活动

为更好地继承和发扬北京2008奥运会所留下的物质和精神遗产,我国相继建立了多家博物馆,有代表性的有已开放的厦门奥林匹克博物馆、天津大港奥林匹克博物馆、青岛奥帆博物馆,以及筹建中的北京奥运博物馆等。

我国第一家奥林匹克专题博物馆诞生在美丽的海滨城市厦门,建立者是国际奥委会委员、国际拳击联合会主席吴经国先生。自开放以来,该馆的展览和社会教育活动始终十分活跃,已成为厦门乃至我国海峡两岸青少年学习奥林匹克和体育知识的重要园地,也是我国与国际奥林匹克运动联系的重要窗口。博物馆举办了《见证奥运•超越梦想》大型主题展览以及《心系奥运——厦门汉字艺术精品展》、《“铭记2008”北京奥运会纪念精品展》、《中秋北京2008年奥运服装展》等临时展览,结合重大体育赛事的《温哥华冬奥会特展》、《2009厦门国际马拉松摄影大赛获奖作品展》,介绍特定体育项目的专题展览《勇敢者的乐园—AIBA(国际拳击联合会)拳击历史展》,并积极开展国际合作,举办《波兰体育老照片展》、《日本画家佐藤?璃奥运画展》以及奥林匹克短片征集大赛等。与此同时,博物馆还为儿童和青年们准备了丰富多彩的课外教育活动。如主动到幼儿园中进行奥运科普;在博物馆为安徽小学生举行夏令营开营仪式;安排台湾大学生参观《见证奥运•超越梦想》大型主题展览;邀请三届残奥会跳高冠军得主、点燃北京2008残奥会圣火的运动员侯斌来馆演讲;2010年六一儿童节期间,联系驻厦门武警官兵,与少年儿童共同开展“学当小军人” 六一活动,并在馆内设计让孩子们亲手传递火炬、与奥运火炬合影留念等节目,吸引孩子们走进博物馆,了解、贴近奥林匹克运动,感受体育带来的快乐,培养健康的人生哲学和不畏艰难险阻的奋斗精神。

青岛奥帆博物馆位于2008年奥帆赛、残奥帆赛举办场地——青岛奥林匹克帆船中心内。作为一家奥帆专题博物馆,它的教育活动也主要是围绕帆船运动进行的。互动性是奥帆博物馆展览的重要特点。在约3500平方米的展览面积内,集中了先进的全海景式奥帆赛场立体沙盘、多元化的青少年帆船互动教室、动感浪漫的模拟帆船驾驶体验、360度环幕影厅以及奥运会、奥帆赛的资料查询系统等动态多媒体展示手段,大受青少年观众的欢迎。博物馆网站的建设也颇具特色,主页上设计了“奥帆知识轻松学”栏目,观众通过观看教学动画片,就可以从基础知识、航海技术、竞赛规则等方面了解奥运帆船运动;在“虚拟博物馆”栏目中,访问者可以点击展厅三维立体图像中的不同部位,多角度地观看展厅内的展览内容,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觉。网页上四个轻松的益智小游戏也吸引了许多青少年前去尝试。

(二)我国奥林匹克博物馆开展青少年教育的几点建议

1、多办展览、办好展览

展览是博物馆进行社会教育最主要的方式,也是其吸引观众最有效的手段。展览的质量越高,参观的人数就会越多。因此奥林匹克博物馆要更多地组织青少年喜闻乐见的展览,增强展览的知识性、趣味性和互动性。此外,我国奥运博物馆的教育活动不应局限在经济发达、生活条件好、居民素质较全面的大城市,而要利用自身的馆藏和技术力量,多举办形式明快、展品轻便的流动展览,把奥林匹克知识和理念“送出去”,到中小城市、农村、偏远地区巡回展出,扩大奥林匹克教育在全国青少年中的普及度和影响力。

2、积极组织奥林匹克教育相关的文化活动

我国的奥林匹克博物馆应作为青少年重要的校外教育基地,为不同年龄的学生开展多种形式的学习活动,如举办奥运征文比赛、请知名运动员来馆演讲、组织夏令营、在寒暑假开设特定的运动项目培训班等;此外博物馆还可与所在地的中小学建立固定联系,发挥自身优势,为中小学体育教师提供教学资料,并对他们进行培训,努力使我国的奥林匹克教育在中小学中持续、有效地开展起来。

3、结合中国传统文化与现实国情,探索奥林匹克教育本土化的途径

奥林匹克文化是一种国际文化,它和平、公正、友谊、团结的精神以及通过体育运动谋求人身心和谐发展的诉求,在今天已经被全世界所接受。我国传统体育运动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是博物馆进行社会教育的宝贵资源。许多中国传统体育项目和民间游戏项目,虽然未被列入奥运会,但也应是奥运博物馆保护和宣传的重要对象。目前存在的由于多年应试教育压力,学校、家长和学生片面强调考试成绩,忽视体育运动和青少年身心健康的问题;面临国土面积广大、发展不均衡的现实国情。奥林匹克教育要真正在中国扎下根,普及到各个角落和层面,就必须摸索出符合中国文化传统、与现阶段国情相适应的教育方式。

4、把奥林匹克教育与爱国主义教育结合起来

运动场上对优胜者升国旗、奏国歌便是运动员代表国家取得的荣誉,这对运动员和观众都是激动人心的爱国主义教育。回顾中国对奥运会的百年追求、两次申奥以及筹办、举办奥运会的历史,也正是一部中华民族艰苦奋斗实现伟大复兴的历史。筹办奥运会的7年间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环境保护、科技进步、对外开放程度等方面的变化,以及奥运会、残奥会成功举办时的盛况,北京2008奥运会、残奥会上中国代表团顽强拼搏,双双取得金牌总数第一的优异成绩,都激荡着青少年的爱国主义情怀。我国奥林匹克博物馆应在展览中恰当地表现这些内容,为增强中华民族的向心力、凝聚力做出自己的贡献。

结语

顾拜旦认为:“奥林匹克是一所纯洁和净化人们心灵的学校,在这里身、心、智得到锻炼,体育精神得到弘扬,奥林匹克主义的核心是教育 。”教育同样是奥林匹克博物馆的中心任务。国外博物馆通过组织长期和临时展览、举办讲座、研讨会以及为教师提供教学资料和培训课程等方式,开展奥林匹克教育活动来教育青年,使他们了解和欣赏现代社会中体育的价值和意义。我国的奥林匹克教育活动曾取得了很大成就,但也存在许多问题。为保持奥林匹克教育成果的连贯性,进一步把奥林匹克教育推向深入,不只是在身体,更从思想和情操上培养和教育青年,我国奥林匹克博物馆应当借鉴国外同行的成功经验,多举办优秀展览、积极开展校外文化活动,同时也要把奥林匹克教育与中国传统文化、现实国情和爱国主义教育结合起来,探索出一条奥林匹克教育本土化的道路。

(张云燕 北京奥运博物馆)

Contact Us  | Legal Notices Copyright: Beijing Olympic City Development Association.All rights reserved.Beijing ICP 11016671 No.